第1059章 1059死的憋屈的武家两兄弟(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看向远处联军营帐方向的确隐隐有乱象,可匡庍淼还是没安心,患得患失的,“谢先生,奉先军真的动手了?”
        “观察下对面武中易,如果没出意外的话,最多一个呼吸的时间就收到消息了。”
        谢飞天寡淡的说道。
        对这匡庍淼心里有些的不屑,若是换在常时,还行,勉强的能胜任都督之位。
        但一到了紧急关头,就立马露馅,没气魄,没主见。
        危机关头最能考验人,显得的,这位不具备危难之时依旧保持沉着冷锐。
        也难怪会被手下人给逼到这一步。
        没出乎谢飞天的预料,话音落下。
        武中易的仙铃就响了起来,接通听了一刻,脸色瞬间精彩了。
        愤恨的将仙铃砸在地上,愤恨鲁啸舒带着带着几万骑兵往营帐方向赶去。
        后方不缺兵马,缺的是能牵制破军的骑兵。
        不说打的过吧,起码得把破军给拖延住才行。
        见几万大军浩浩荡荡的离开阵前,谢飞天笑了下,“大人,该出兵了。”
        “再等等,等那几万骑兵走远再出兵,才是最好的时机。”
        局势的变化,匡庍淼反而不急了。
        哪怕城墙下他的八万士兵被压的快溃军了,每刻都会有几百士兵没了性命。
        “大人是希望后方把我奉先的破军打残吧。”
        谢飞天没给面子的一口戳破的匡庍淼的心思,“大人,奉先不是傻子。
        若是你出兵迟了,会有什么后果真的不是你预料的到的。”
        匡庍淼尴尬的笑笑,“怎么可能,本大人只是觉得时机还差点。
        既然谢先生都这么说了,就出兵吧。”
        马上下令,“来人,传本都督军令。
        全军出击,将城下叛军杀的片甲不留!”
        事实上他真是这么想的。
        这边延缓一刻出兵,没有牵制手段的破军就多一分危险。
        只要能把那破军给灭了,城墙下的八万大军不要也没事。
        打过才知道,破军的威胁太大了。
        但都被戳破了,再不出兵也说不过去。
        轰隆隆!“杀!”
        “杀!”
        城门大开,无数军士从此城内涌出,络绎不绝。
        最前面的俨然就是匡庍淼的王牌,陷阵军骑兵!有了如洪流一般的庞大兵力的加入,在阵前交战的十万联军一瞬间就被冲散。
        里应外合。
        “撤!”
        仅仅一瞬间,武中易就想明白了。
        暗骂一声‘匡贼’!对付有备而来的陷阵军,全军出动。
        如今在阵前备战的仅仅十五万大军,根本挡不住。
        没丝毫犹豫的就安排两万兵马断后,带着十余万大军撤退。
        只能汇合鲁啸舒和营帐内的三十余万大军,才有与匡庍淼决战的机会。
        “我们也撤!”
        武二郎毫不迟疑,就挥手撤军。
        大部队都撤了,就他和武三郎、文芳参战的十万兵马,一旦被包围,想撤都难了。
        一时间。
        联军未战就败逃。
        不逃不行啊!城内源源不断的输出大军。
        两翼也有大军奔腾的声音。
        显然是匡庍淼孤注一掷,打算毕功于一役。
        估计能动的大军都动了,不会低于四十万。
        有心算无心。
        他们根本就没有胜利的可能。
        只能先逃,整军再战!“杀杀杀!”
        战斗一面倒的趋势,联军仓皇逃窜,匡庍淼廊坊大军乘胜追击。
        “大人,前线传来消息。
        鲁啸舒率五万骑兵赶来。
        匡庍淼大军出击,联军未战已败,武中易率十数万大军也朝我军逃来。”
        道一骑在龙驹上,传令兵来报。
        将征询的目光看着骑乘在一边的孙明。
        “最快鲁啸舒也得半个时辰才能抵达,这半个时辰,放开手杀!”
        冷眸瞥着动乱的大营,孙明吩咐道。
        “我们这点兵马不能硬战。”
        自负归自负,道一还不至于迷了心智。
        他这点破军,不可能对付的了大营中的三十万大军。
        “有帮手的。”
        拿出仙铃打入灵力,闪烁了三下。
        随着戍西军一位都尉下令,本来还同仇敌忾的文芳七八万戍西军瞬间倒戈,开始扑杀盟军。
        “文芳叛变了,杀戍西军!”
        “杀戍西军,杀文芳!”
        大营更加的乱了。
        见此情况的道一再不迟疑,下令游战的破军杀回去,强攻联军。
        近万的俘虏,文芳倒戈的兵马,加上实力强大的破军。
        再群龙无首之下,哪怕大营的联军还有二十多万的样子,依旧被杀的鸡飞狗跳,四处逃窜。
        兵败如虹。
        二十余万大军给十万左右还是临时合作的兵马杀的溃军,这是注定扬名东军的一战。
        目睹着这场近乎屠杀之战,孙明面无表情,就像是局外人一样。
        不是他心如磐石,而是心不硬不狠,不足以在这世道立足。
        ......武家二郎,三郎及文芳带着六七万的残军逃脱到一处河边,这才甩掉追兵。
        一个个狼狈不堪。
        大战一场,再被廊坊大军追击,折了差不多三万进去。
        披头散发的武二郎下马,蹲在水边掬起两捧清水扑在脸上,气的牙痒痒,忍不住骂咧,“匡庍淼真是够奸诈的,等武二爷回去和大哥汇合,整军再战。
        不诛杀他满门不足以解心头之恨!”
        “第三战,匡庍淼没有派兵出战就知道有问题。
        但谁想到他如此的胆大包天?”
        武三郎也是心里不岔,憋屈的可以。
        文芳拿着手里的七绝断龙刀也从龙驹上翻身下来,走到这两兄弟跟前,“还是修整一刻,我们速度的回去和武大都统汇合稳妥。”
        “文都统说的对,现在匡庍淼孤注一掷,又有破军相助,不汇合心里不踏实。”
        认同的说了句,武二郎不解的看着文芳手里提着的七绝断龙刀,“文都统,又没有追兵,你提着刀干什么?”
        “心里踏实。”
        文芳借用武二郎刚才的话随口一说。
        武二郎点头,“也是,有刀在手,总是安心不.....你!”
        话说到一半,文芳突然出手,银光掠过。
        武二郎捂住咽喉不可置信的看着文芳,“你、你......”再说不出话,身体失去力道瘫软下去。
        武三郎大惊,马上准备退开。
        可文芳哪里会给他反应的机会,一刀落,又起一刀,穿胸而过!“武家兵马,一个不留!”
        

章节目录